最新公告:

寄情水电: 七言诗 枫树坝水电站工地

来源:原抽水蓄能专委会专家 高道扬   发布时间:2021-12-31   阅读量:48

七言诗   枫树坝水电站工地

筑坝东江挑灯战,厂房装机光璀璨。千百工棚似繁星,工地火热融春寒。

蜗壳应力细述阐,焊缝达标仪器验。双方互动常欣喜,合作共保质量关。

厂房三层甚震撼,机组雏形已初现。钢铁巨人将崛起,职工乡亲翘首盼。

    赤脚农妇卖菜担,酿肉豆腐饕餮餐。宾主家宴语难尽,相约共襄早发电。


  在广州休整两天后,终於等到办事处有运输车去枫树坝水电站工地了。由於有妇幼家属要随车去工地办事处,无法安排我们坐驾驶室,办事处人员就拿了两把椅子,安排我们坐在运货车箱内靠近驾驶室的地方。

  早8:30汽车驶出市区进入增城县境内,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近广东农村。看到公路两旁除了农田外遍布香蕉及荔枝树,在一片葱绿的春天,香蕉及荔枝挂满枝头青翠欲滴令人陶醉。司机在增城汽车站小憩时我们下车询问车站旁卖货的小贩,得知香蕉每斤5分至1角,荔枝每斤2角至3角,与天津香蕉每斤约五角,荔枝每斤约1元相比便宜很多。对於广东人常年可享受廉价水果,我们心生羡慕。

  经过约八个小时颠簸,汽车经过河源及龙川县城后进入了枫树坝电站附近。这里已是粤东山区,只见山峦起伏、白云飘逸,这时车下公路是修建电站临时修筑的土路,我们坐在车箱上更是颠簸不已。汽车走过了数公里的盘山土路后终於到达了电站招待所。

  招待所位於电站大坝下一处山岗上。这个山岗实为山坳,有一块几百平方米的平地,平地上建有油毡屋顶竹篱墙的大食堂及几排同样建材的平房作为招待所。我们在食堂用完晚餐后便进入招待所休息。招待所虽然房屋简陋,但内部却十分清洁,安设有四张新的木板单人床,上置新的被褥。房前有自水库引来的自来水供早晚洗漱。

  晚饭后不久省安装队的领导和技术员来到招待所看望我们。他们表示热烈欢迎我们来到电站指导工作。据称省安装队在来枫树坝电站前安装水电机组均以小型为主,其涡壳与座环均为联成一体的整体结构不存在涡壳挂装座环组焊问题,因为对8万千瓦机组两者组焊的焊缝质量是否完全符合图纸要求把握不准,敬请厂家技术人员加以检查指导。此外,他们又介绍说:本电站为国家“五五计划”期间的重点项目之一,首台8万千瓦机组要求今年年底前投入运行并已列入水电部今年要增加400万千瓦装机容量计划之中,必须按时完成任务。现工地实行三班制紧张施工,以确保工期。现水库已开始蓄水,枫树坝电站最高水头74米。现大坝正在日夜浇筑混泥土,高程逐日升高已接近最大高程。机组安装的水下过流通道中锥管尾水管等已安装并浇筑完毕,正等着涡壳与座环挂装组焊合格后浇灌混泥土,这项工作完成后机组将进入全面安装阶段,你们到来可谓“恰逢其时”。此后他们又说:本着中央“先生产后生活”的精神,工地上建筑工程局职工、安装队职工、设计大坝厂房的省设计院工地“设代组”职工及家属数千人均住简易工棚,招待所的条件十分简陋请我们谅解。又说:因为我们带了焊缝探伤仪器,明天早饭后他们将派车接我们去坝内厂房的机组安装现场开始工作。他们介绍后我们也介绍了工作准备情况并说:工地的住宿生活条件比我们预想的要好得多,十分满意。他们听后与我们相视会心一笑。这次相会交谈甚欢在欣喜中握手告别。

  我们出门送别了安装队的客人大约已是晚9:00点左右。置身夜幕下东江左侧招待所的山岗上可见皓月东升星光璀璨。岗下东江已被大坝截流,大坝下右侧位於江边已建的水电厂办公楼灯光依稀可见。左侧江岸边绵延起伏山岗上布满了和招待所类似的数百个职工及家属居住的工棚。各山岗上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工棚内闪烁的灯火远远看去似是天上繁星散落大地,灯火与星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约百米远的大坝上灯火辉煌,运送水泥浇筑大坝的手推车在坝上来往穿梭、川流不息。搅拌水泥的翻斗车的旋转声、运送水泥的汽车喇叭声在大坝两旁的山谷中回响。大坝下的坝内厂房内灯火通明,那是安装队的职工为组装机组而积极开展准备工作,总之整个工地呈现一片“夜战马超”式热火朝天战天斗地的繁忙景象。这是我第一次置身水电站建设工地,广大职工建设水电站的火热精神令人震撼。建设中枫树坝电站工地夜间繁忙景象与已建成的拓溪电站夜间的万籁俱寂相比真可谓冰火两重天。

  次日早饭后安装队如约派车来接我们。汽车由招待所的山岗沿盘山公路蜿蜒下山进至山谷下东江右侧水电厂办公楼旁,我们下车步行至近在咫尺的坝内式厂房。厂房一楼大厅宽敞明亮,厅内已摆满了水电机组部件,工人师傅正在清理待装。根据安排我们来到正在安装机组的一号机坑旁(电站共两台机)。厂房分三层:大厅为首层,主要布置机组中央控制室及辅助设备。首层至二层间为安装发电定子的机坑,此时大厅内天车正根据安装队师傅的哨声指挥吊装巨大的定子机座(重约185吨,外圆约8.45米)。二层为水轮机室,此时机坑正空置待装。最下层为埋入部套的锥管层,此时已埋设浇灌混凝土。我们由安装队人员带领由水轮机层进入涡壳。此时涡壳已在座环上挂装并拼焊完毕,将等待焊缝检查合格后即可浇灌混凝土了,的确我们的到来真可谓“恰逢其时”。

  现场参观后我们又回到首层大厅,根据安排在中控室的小房内由我向安装队的技术人员和师傅详细讲解了蜗壳在充水工作后的应力分布情况及对焊缝质量要求的严格标准。特别强调:如果焊接质量不过关将来在运行中如出现质量问题,由於蜗壳已埋入混泥土中将很难处理。由於我带的资料比较详实,特别是蜗壳与座环连接焊缝的应力分布实验图示他们是第一次了解,因此听讲时十分认真。此后我厂探伤技师又拿出在厂内涡壳分段组焊后的探伤图片及报告进行了详细的讲解。会后安装队领导决定全部焊缝由我们重新检查,不合格处将返工修理直至符合图纸技术要求为止。下午我们来到涡壳场开始工作。首先检查安装队已自检认为可疑之处焊缝,经探伤确定为不合格处均以粉笔圈画出挖补重焊的范围,此后又重点检查了应力最高处(座环蝶形边)的焊缝以及在工地拼焊的涡壳对接焊缝,安装队的焊工根据我们圈画出的位置重新挖补重焊,重焊后再经我们探伤合格后才算完工。经过一周时间双方的密切配合工作,整个蜗壳的挂装焊接工作顺利结束。安装队的领导、技术人员、焊工师傅和我们都十分欣喜。

  虽然我在厂内已无数次翻阅我厂依据广东设计院的厂房图而绘制的“厂房布置图”,但这次当我首次进入厂房看到宽敞的大厅内正在组装约三层楼高、总重约1100吨的发电机组时,仍然十分惊喜和震撼。当想到蜗壳焊接完成后,机组安装将进入高潮,年底这个千吨钢铁巨人将把电力送至工农业战线及千万家用户时,心中的自豪与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据说“文革”前厂家人员来安装队和电厂协助工作时,主办方为了表示尊重和感谢都给厂家人员开“小灶”。在“文革”中这个习惯也被扫除。我们和职工一样早晚在食堂买饭票用餐,中午为了节省时间食堂将饭菜用车送至厂房外的大坝下游江滩上(此时东江已截流蓄水)。我们也和职工一样同享江滩“风餐”。虽然条件较为艰苦但一周来与安装队职工在工作上配合密切,感情上亲密无间心情十分愉快。在工作结束我们即将离开工地之时,安装队的技术员热情邀请我们去家中做客举行家宴为我们践行。在技术员的家宴中女主人特为我们精心地烹制了客家菜“酿豆腐”,主人特别介绍:粤东及闽西客家人居住地大都属贫困山区,菜肴均简朴,但其“酿豆腐”美味无比,食后口留余香。客家人原居中原后因避战乱迁至南方,但客家人人思念故土“饺子”美味,由於南方少麦面,於是就在豆腐中酿上肉馅权解思乡之情。我们听了介绍后细品“酿豆腐”感到其豆腐在细嫩中饱含肉香,其肉馅在饺香中蕴透豆腐的滑润、这种奇妙的滋味让我们赞不绝口,对此主人夫妇憨笑不已。此后主人又介绍说:这些豆腐和肉都是在招待所附近的集市上买的,由於工地上有几千名职工及家属,所以自发地形成了小型农贸市场。这对改善周围贫困山区农民生活略有帮助(由於壮劳动力都下地干活,卖菜的大多为中年妇女及少女,因为习惯及贫困她们经常赤脚),当然乡亲们更渴望电站早日建成投产以便早受益早脱贫。

  次日早餐后安装队的领导及技术员赶来为我们送行。他们对这次双方合作非常满意,并说:蜗壳将尽快浇筑混凝土,其养护凝固后水轮机将迎来安装高潮,热切期望我们再次合作。我说:“下次不知厂领导派谁来了。”技术员讪讪地打趣说:“71年未我去贵厂验收提货时看到你因为8万千瓦机组技术服务工作良好而荣登厂先进工作者光荣红榜。这次咱们又配合默契合作良好,下次合作预想非你小高(当年35岁)莫属吧!”我含笑未答不置可否。送行在双方欢声笑语,依依不舍的气氛中握手告别。


作者详情:

   髙道扬:天津通用电气阿尔斯通水电设备有限公司,原水轮机专家教授级高工,曾任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抽水蓄能专业委员会委员(从1995年第一届历届任至2008年 70周岁时完全退休)

   

   请扫描二维码对我们进行关注,我们将及时发布协会活动,行业信息,标准贯彻,技术交流,企业访谈,电子杂志等资讯,也欢迎会员朋友提供素材,让我们之间的沟通更顺畅,工作更和谐。


   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会员网站或其他媒体平台及协会特约通讯员供稿,中国水力发电设备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分享到: